移動應用下載 | 醫院信箱 |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聚焦 > 正文

返回目錄
媒體聚焦

“這是我們的戰‘疫’”系列特稿之二 新冠肺炎孕產婦的生命接力

瀏覽次數:

來源:人民網

面前的手機視頻中,一個嬰兒躺在保溫箱中,臉蛋紅潤,小手蜷縮,用力吮吸著奶瓶。

武漢人陳霞從來沒有想過,第一次注視自己的孩子,是通過這樣的方式。這一天是中國傳統的元宵節。在分娩兩天后,這一場隔著屏幕的“團圓”讓年輕的母親淚流滿面。

同樣是這一天的早上,浙江杭州僅僅懷孕35周的新冠肺炎確診孕婦李平闖關成功,嬰兒在醫護人員的齊力守護下呱呱墜地。嬰兒被其父親起名“小湯圓”。

“小湯圓”在出生的當天,收到一封信。信中寫到:“你讓我們相信,所有的付出都一定會有回報,你用生的希望給了我們一往無前的勇氣和信念!”落款: 浙大一院全體抗“疫”工作人員。

1.jpg

2月6日,陳霞(化名)女兒在同濟醫院中法新城院區出生 / 院方供圖


迎接新生

如果沒有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此時的陳霞應該和家人正滿心歡喜地等待寶寶的降臨。然而這一切,都被猝不及防地打亂了。

1月30日,陳霞因身體不適到社區醫院就診。胸部CT顯示,她的雙肺感染,肺部多發磨玻璃樣改變。2月5日,38+3孕周的陳霞在華中科技大學附屬同濟醫院發熱門診突然發燒38.5度、畏寒、乏力,心率高達130次每分鐘,血氧飽和度僅90%。

情況危急,當日深夜11點,陳霞被緊急從發熱門診送往同濟醫院中法新城院區。

“她已經38周多,胎兒在宮內越來越大,擠壓胸腔,疊加感染肺炎,呼吸困難,極易導致胎兒宮內窘迫,必須立馬手術。”接診的產科醫生烏劍利當機立斷。

剖宮產對于同濟醫院產科來說,是再平常不過的手術了。然而,這一次卻不同。陳霞病情嚴重,并且有很強的傳染性。這些會對手術造成多大的風險?醫護人員怎么避免感染?

凌晨,烏劍利迅速聯系了麻醉科、新生兒科、感染科、呼吸與重癥醫學科的同事告知情況。這是同濟醫院中法新城院區被指定為武漢市新冠肺炎孕產婦定點醫院后,迎來的第一臺剖宮產手術。

生命在與時間賽跑。做好嚴密的三級防護后,所有醫護人員爭分奪秒,不到10分鐘,胎兒成功娩出。早已在旁準備好的新生兒科醫生容志惠迅速將嬰兒送往同濟醫院主院區新生兒科隔離觀察。

“小湯圓”的出生同樣驚心動魄。

李平1月26日轉入浙大一院時,醫生發現,她不僅由于肺炎缺氧直接影響胎兒,而且疤痕子宮,子宮壁較薄,隨時有需要進行剖宮產的可能。

從醫學角度來說,正常女性的妊娠周期是40周,一般懷孕滿37周胎兒才算足月。李平當時僅懷孕35周,提前出生的孩子將會是風險很大的早產兒。

2月8日清晨,胎兒突發宮內窘迫,醫護人員立即投入戰斗:開啟負壓手術室、準備防護用品、準備手術器械、開啟嬰兒床電源、準備相關藥物……

“這個孕婦過來后,我們早已做好了充分的準備工作,今天通知后,我們主要就是把準備好的東西全部拿到手術室里,并再進行一些補充。”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之江院區手術室護士長王鶯說。

早上8點15分,2位產科醫生、3位麻醉科醫生、3位手術室護士、1位助產師、1位兒科醫生全部到位,同時還有多位醫護人員在手術室外進行輔助工作。

10點20分,隨著一聲響亮的啼哭,“小湯圓”提前來到這個世界。10點40分,在進行初步的護理后,“小湯圓”被小心地放進了負壓救護車上的轉運暖箱,轉往浙江大學兒童醫院濱江院區。上午11點,“小湯圓”被順利轉送到浙大兒院隔離病房。從產房到隔離病房,只用了短短40分鐘。

2.jpg

2月8日,“小湯圓”在暖箱中被轉送到浙江大學兒童醫院 / 院方供圖


接力守護

“寶寶來檢查了。”同濟醫院主院區新生兒科主任陳玲輕聲喚道。

根據規定,確診或疑似新冠病毒感染的孕婦,存在母嬰垂直傳播的風險,新生兒出生后需要按新冠病毒感染隔離觀察14天。在同濟醫院主院區新生兒科隔離觀察病房,3個孩子正處于隔離觀察期。

如果說,順利分娩只是這場生命守護的開始,那么接下去的14個晝夜,將是更大的考驗。

“反應挺好的,肌張力也挺好,小肚子也軟軟的,今天大便已經排了吧,皮膚顏色也是蠻紅潤的,稍微有一點點黃,不要緊。”陳玲用手輕輕按壓新生兒的腹部,仔細觀察各項體征情況。

3.jpg

2月8日,同濟醫院主院區醫護人員喂養隔離中的新生兒 / 院方供圖


就目前來看,陳霞女兒的情況非常好,經過核酸檢測,結果均顯示陰性。在視頻中,陳霞清晰地看到女兒很健康,腿腳很有力。

“小湯圓”也被醫護人員在在隔離病房精心護理著。浙江大學兒童醫院對“小湯圓”的咽拭子、血液、糞便、尿液、淋巴細胞共做了七次新冠肺炎病毒的核酸檢測,檢測結果均為陰性。結合浙大一院對孩子母親臍血、羊水、胎盤標本檢測呈陰性結果,目前“小湯圓”感染的可能性很小。

浙大兒院呼吸科主任陳志敏認為,雖然目前檢查結果都是陰性,寶寶也沒有任何癥狀。但從臨床的角度來說,還是需要繼續觀察,寶寶出生14天后仍沒發病,才能正式排除感染的可能。”

“由于妊娠期免疫系統及肺功能的改變,孕婦比他人更容易感染新型冠狀病毒。孕婦患病后通常病情更重,進展更快,尤其是在孕中晚期。”陳玲認為,確診或疑似新冠病毒感染的孕婦存在母嬰垂直傳播的風險。新生兒出生后應立即按新冠病毒感染隔離觀察、診治,并予以核酸檢測,暫不予母乳喂養。

在此前2月5日,同濟醫院診斷了首例新生兒感染新型冠狀病毒。孩子的母親為新冠肺炎疑似病例,孕40周時,通過剖宮產娩出胎兒。新生兒出生體重3.25公斤,評分8~9分,呼吸平穩,未用氧的情況下,血氧飽和度正常。然而,咽拭子核酸檢測是陽性,這個新生兒成為世界最小年齡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者,隨后被轉至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患兒定點救治醫院武漢兒童醫院。

“這提示我們要關注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可能存在一種新傳播途徑——母嬰垂直傳播。”武漢兒童醫院新生兒內科主任醫師曾凌空說。

曾凌空介紹,他所在病區接收的新生患兒,母親均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但嬰兒絕大多數核酸檢測顯示為陰性(即未感染)。然而現有資料顯示新生兒并不能豁免感染,應提示懷孕媽媽避免接觸感染病人,感染母親則需要監測新生兒感染可能。

援鄂國家醫療隊成員、中國工程院院士、北京大學第三醫院院長喬杰在接受央視采訪時特別提到,這一例是在出生后36小時兒科醫生做的檢查。剖腹產手術后,因為新生兒母親是確診患者,把新生兒轉到兒科,兒科醫生在新生兒沒有什么癥狀的情況下做了咽拭子檢查,結果陽性。但是距離分娩已經36小時,新生兒有了其他的接觸。這一例在分娩時已經做了胎盤和臍血檢查,檢查結果目前是陰性的,不能說是有母嬰垂直傳播。喬杰表示,因為病例數比較少,是否存在母嬰垂直傳播,現在還不能下定論。

共克時艱

2月11日,在武漢大學人民醫院東院區感染性疾病科9病區,傳來令人振奮的好消息。經過17天的對癥治療后,32歲的新冠肺炎孕婦程瀟終于順利出院,回家隔離休養。目前,她腹中30周大的胎兒發育正常。

鏡頭前,程瀟雙手做出勝利的“V”字手勢,臉上露出久違的笑容。

對于新冠肺炎的孕婦的醫治,最棘手的問題是用藥。藥物會對母體和胎兒會產生影響,如何取舍藥物的種類和劑量,此前是沒有任何經驗的。

疫情之下,只能摸著石頭過河。

武漢大學人民醫院與前來支援的新疆醫療隊成員多次聯合會診后,決定在控制病情的前提下,對程瀟持續給予抗病毒、抗細菌、小劑量激素治療,同時密切觀察她呼吸系統癥狀,每天進行胎心監護,隨時監測胎兒狀況。

“對患病孕婦的心理疏導也十分重要,我們在治療的同時,也在對她進行心理上的安撫、幫助她緩解焦慮信息,樹立起信心。”武大人民醫院東院區產科主任魏敏說。

經過省內外醫護團隊的精心救治,程瀟的咳嗽、咽痛等癥狀基本消失,血氧飽和度恢復到 100%,病情一天天好轉。11日,在兩次核酸檢測確認為陰性并復查胸部CT確認后,程瀟成為武漢大學人民醫院首例出院的新冠肺炎孕婦。她將繼續回家隔離休養,并按照醫囑定時產檢,準備迎接新生命的誕生。

讓人欣慰的消息一直在不斷傳來。

2月4日,北京佑安醫院感染綜合科收治的首例孕婦感染新冠肺炎患者康復出院。2月5日,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之江院區,一名懷孕5周的孕婦治愈新冠肺炎后出院。

這個陰霾的冬日,也因為一個個嶄新生命的降臨,帶來了一抹抹希望的曙光。

1月30日,哈爾濱1名新冠肺炎孕婦順利剖宮產下女嬰,母女平安。1月31日,浙江樂清市人民醫院手術室里,一名疑似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孕婦順利產下二胎。2月7日,在江蘇常州市第三人民醫院隔離觀察的疑似新冠肺炎待產婦順利剖宮產下一名重達3.45千克的女嬰。2月10日晚,陜西省首例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孕婦患者在西安交通大學第二附屬醫院經剖宮產分娩出一女嬰,嬰兒兩次新型冠狀病毒核酸檢測結果均顯示陰性。

就目前來看,陳霞女兒的情況非常好,經過核酸檢測,結果均顯示陰性。在視頻中,陳霞清晰地看到女兒很健康,腿腳很有力。

“小湯圓”也被醫護人員在在隔離病房精心護理著。浙江大學兒童醫院對“小湯圓”的咽拭子、血液、糞便、尿液、淋巴細胞共做了七次新冠肺炎病毒的核酸檢測,檢測結果均為陰性。結合浙大一院對孩子母親臍血、羊水、胎盤標本檢測呈陰性結果,目前“小湯圓”感染的可能性很小。

浙大兒院呼吸科主任陳志敏認為,雖然目前檢查結果都是陰性,寶寶也沒有任何癥狀。但從臨床的角度來說,還是需要繼續觀察,寶寶出生14天后仍沒發病,才能正式排除感染的可能。”

“由于妊娠期免疫系統及肺功能的改變,孕婦比他人更容易感染新型冠狀病毒。孕婦患病后通常病情更重,進展更快,尤其是在孕中晚期。”陳玲認為,確診或疑似新冠病毒感染的孕婦存在母嬰垂直傳播的風險。新生兒出生后應立即按新冠病毒感染隔離觀察、診治,并予以核酸檢測,暫不予母乳喂養。

在此前2月5日,同濟醫院診斷了首例新生兒感染新型冠狀病毒。孩子的母親為新冠肺炎疑似病例,孕40周時,通過剖宮產娩出胎兒。新生兒出生體重3.25公斤,評分8~9分,呼吸平穩,未用氧的情況下,血氧飽和度正常。然而,咽拭子核酸檢測是陽性,這個新生兒成為世界最小年齡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者,隨后被轉至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患兒定點救治醫院武漢兒童醫院。

“這提示我們要關注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可能存在一種新傳播途徑——母嬰垂直傳播。”武漢兒童醫院新生兒內科主任醫師曾凌空說。

曾凌空介紹,他所在病區接收的新生患兒,母親均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但嬰兒絕大多數核酸檢測顯示為陰性(即未感染)。然而現有資料顯示新生兒并不能豁免感染,應提示懷孕媽媽避免接觸感染病人,感染母親則需要監測新生兒感染可能。

援鄂國家醫療隊成員、中國工程院院士、北京大學第三醫院院長喬杰在接受央視采訪時特別提到,這一例是在出生后36小時兒科醫生做的檢查。剖腹產手術后,因為新生兒母親是確診患者,把新生兒轉到兒科,兒科醫生在新生兒沒有什么癥狀的情況下做了咽拭子檢查,結果陽性。但是距離分娩已經36小時,新生兒有了其他的接觸。這一例在分娩時已經做了胎盤和臍血檢查,檢查結果目前是陰性的,不能說是有母嬰垂直傳播。喬杰表示,因為病例數比較少,是否存在母嬰垂直傳播,現在還不能下定論。

共克時艱

2月11日,在武漢大學人民醫院東院區感染性疾病科9病區,傳來令人振奮的好消息。經過17天的對癥治療后,32歲的新冠肺炎孕婦程瀟終于順利出院,回家隔離休養。目前,她腹中30周大的胎兒發育正常。

鏡頭前,程瀟雙手做出勝利的“V”字手勢,臉上露出久違的笑容。

對于新冠肺炎的孕婦的醫治,最棘手的問題是用藥。藥物會對母體和胎兒會產生影響,如何取舍藥物的種類和劑量,此前是沒有任何經驗的。

疫情之下,只能摸著石頭過河。

武漢大學人民醫院與前來支援的新疆醫療隊成員多次聯合會診后,決定在控制病情的前提下,對程瀟持續給予抗病毒、抗細菌、小劑量激素治療,同時密切觀察她呼吸系統癥狀,每天進行胎心監護,隨時監測胎兒狀況。

“對患病孕婦的心理疏導也十分重要,我們在治療的同時,也在對她進行心理上的安撫、幫助她緩解焦慮信息,樹立起信心。”武大人民醫院東院區產科主任魏敏說。

經過省內外醫護團隊的精心救治,程瀟的咳嗽、咽痛等癥狀基本消失,血氧飽和度恢復到 100%,病情一天天好轉。11日,在兩次核酸檢測確認為陰性并復查胸部CT確認后,程瀟成為武漢大學人民醫院首例出院的新冠肺炎孕婦。她將繼續回家隔離休養,并按照醫囑定時產檢,準備迎接新生命的誕生。

讓人欣慰的消息一直在不斷傳來。

2月4日,北京佑安醫院感染綜合科收治的首例孕婦感染新冠肺炎患者康復出院。2月5日,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之江院區,一名懷孕5周的孕婦治愈新冠肺炎后出院。

這個陰霾的冬日,也因為一個個嶄新生命的降臨,帶來了一抹抹希望的曙光。

1月30日,哈爾濱1名新冠肺炎孕婦順利剖宮產下女嬰,母女平安。1月31日,浙江樂清市人民醫院手術室里,一名疑似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孕婦順利產下二胎。2月7日,在江蘇常州市第三人民醫院隔離觀察的疑似新冠肺炎待產婦順利剖宮產下一名重達3.45千克的女嬰。2月10日晚,陜西省首例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孕婦患者在西安交通大學第二附屬醫院經剖宮產分娩出一女嬰,嬰兒兩次新型冠狀病毒核酸檢測結果均顯示陰性。

4.jpg

常州留觀產婦在負壓手術室順利誕下健康女嬰 史偉 夏晨希/人民圖片


對新生的守護,容不得絲毫的懈怠。

在國家衛生健康委2月1日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國家衛健委婦幼司婦女處副處長王亮表示,各地正在積極采取有效的措施,指定一些具備產科、新生兒科綜合救治能力較強的醫療機構,為孕產婦提供疾病診治和安全助產的服務。

2月2日,國家衛健委發布《關于做好兒童和孕產婦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地為疑似和確診孕產婦提供疾病救治和安全助產服務,確保母嬰安全。2月8日,國務院應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聯防聯控機制再次發布《關于加強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期間孕產婦疾病救治與安全助產工作的通知》。

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來,不斷攀升的確診病例和死亡病例,讓生命消逝的現實與恐慌始終盤桓在每個人的心頭。患病的恐懼與新生的希望糅在一起,就這樣降臨在這群特殊的孕婦身上。而最終翻越山丘,盼來春暖花開的她們,不啻于感受到了兩次新的生命。

下了手術臺的烏劍利說:“最近,武漢很是寂靜、空曠,嬰兒的啼哭在這個時候是最美好的聲音,相信武漢一定能回到車水馬龍、人流如織的繁華光景。”

浙大一院在給“小湯圓”的信最后寫到,“這世間總有一些美好值得去守護,我們會盡一切力量治好你的媽媽,會盡全力讓每個家庭都能早日團聚。”

草木蔓發,春山可望。愿所有的新生都充滿力量,愿所有的守護都指向團圓。  

(為保護隱私,文中陳霞、李平、程瀟均為化名)



彩经网-首页